无障碍浏览 业务平台入口 English 搜索 高级搜索 注册 登录
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历史文化发展史 > 译文——为什么健全人玩轮椅篮球?

译文——为什么健全人玩轮椅篮球?

字号设置:[ ] 来源: 译者 皮皮 日期:2016.05.15

今天是全国助残日,在这个日子口总得写点什么,今天把一篇在加拿大通过轮椅篮球运动进行残健融合的译文分享给大家,当然小编翻译水平有限,个别不通顺的地方各位看官海涵,关键是领会精神!另外,如果您喜欢,欢迎转发~~

看这篇文章之前,请大家先欣赏这个视频,我这里不是给某个啤酒厂商做广告,而是和您分享残健融合的一种理念。

   

接下来,请欣赏这篇文章吧:

我坐在卡尔加里州mount royal 大学的球馆里,凝望着篮球赛计时蜂鸣器想起的时刻。这是场节奏很快,且充满侵略性的比赛,感觉就像加拿大的全国锦标赛一样。

在加拿大,轮椅篮球将人们聚集在一起。不管你是否有残疾。这种结合是否可以帮助消除健全人对于残疾人士的误解、歧视?

在萨斯克切温省的这边,他们高喊“S-A, S-A-S, S-A-S-K, let’sgo!”,用这种呐喊的方式支持自己的球队。直到蜂鸣器将比赛带到结束他们扳平比分的希望终止。白色上衣橙色号码的埃德蒙顿队以56:38战胜了绿色上衣的萨斯克切温队 。两队站成一排并相互握手致意,并与教练组交错致意。然后,获胜的埃德蒙顿队中几个队员解开轮椅上的绑带站了起来,将包放在轮椅座位上旁若无人的走着,将轮椅向前推出了球馆。

1.jpg

至少在加拿大,轮椅篮球给了健全人与残障人士一个相互竞争的机会。

我知道有些我看到的运动员在场下并不是轮椅使用者。这些轮椅就是运动器材就像曲棍球棍或自行车一样。当看到那些运动员站起来,改变了我之前的偏见:我总是习惯性的认为对于轮椅的使用上,要么你用,要么你不用。现在我学着颠覆以前的想法。

数十年来,残障人士的需求逐步与社会主流同步,曾经经常的少数边缘化逐步过渡到社会的主流。

把理论变为现实的确是一个挑战。人类有一种原始的差异恐惧:经常表现为对局外人或者那些行为外貌不是我们所期待那样的人持否定态度,而克服这点是困难的。如果我们换位思考这些事,尝试把健全人融合到残疾人会不会有更加容易一些?

2.jpg

不同类别的人群通过面对面的接触而改善了彼此的关系,这特别是在健全人与残疾人共同参与的轮椅篮球比赛中(这之间有很多轮子与轮子的金属撞击,偶尔也有运动员倒地后的接触)

健全人与残障人士共同成为队伍的一部分。这就是“残健融合”的一个标志性的例子,这可以帮助我们置身于残疾人的处境甚至克服对于残障人士各种“健全至上,侮辱、歧视”的偏见的思想。

DaniellePeers是一位大学教师,一个残健融合的专家,她也是前加拿大轮椅篮球国手,并帮助组建了埃德蒙顿地狱球队。

我在卡尔加里省比赛的前几天在埃德蒙顿见到她。她高挑的身材,深色的短发,她到我酒店时穿着普通的橘红色的T恤衫带着吊坠。她快步地穿过大堂来和我握手,专注地凝望着我。我们开着她装满狗毛的丰田prius汽车行驶了一小段距离来到郊区的星巴克咖啡厅。离开车子,peers向前走,当我们进屋时,她为我开门,用金属拐杖撑开厚重的玻璃门。甚至如此小的动作都看上去有意义。她的语速很快,谈吐机智、直截了当、清晰简练。她致力于研究那些社会上人为将残障人士与健全人一分为二的事情。她说,在现实中生活中这些远比一个轮椅上的标签来得要更加复杂,多样和不明确。

轮椅篮球有健全人参与的队伍也许是一种让事情进展的办法,用她的话来说,“让残障成为与众不同”

Peers是在大学进行篮球训练期间接触轮椅篮球的。她当时正完成一场健全人比赛之后,给膝盖进行冰敷。这时候一个加拿大轮椅篮球的领队走过来,问她是否愿意尝试进行轮椅篮球训练。她的第一反应是“我是健全人!”但她愿意坐下来投一球尝试一番。

在轮椅上练习了20分钟后,Peers说:“我觉得这项运动非常吸引我,它包含了如此多的技巧”这是一个艰难的学习之路。

“高位脊髓损伤的运动员帮我从地上一次又一次的拉起来”她笑着说。她原本以为她可以从容加入,并只是“坐在轮椅上,并一定比其他运动员更好。这来自于健全人那些概念,认为这不包含太多技术”它像草地曲棍球运动员以为他们穿上冰刀就能够成为好的冰球手。“有些技术可以用,但是大部分技术包括一边运球,一边推轮椅是无法复制的”

Peers 加入了一个球队,并发现了另一个艰难的学习的历程在等待着她:和她的残障队友们一起旅行让她认识到如此多的事情是不可接近的,如此多的地方是她无法邀请她们去的。包括她的家,如此多不必要的障碍在那里。“和一支这样的队伍一起旅行相当困难,同时为那些存在的各种非无障碍建筑上的排斥觉得懊恼”她解释说。

3.jpg

被最初的挑战所吸引,Peers开始因为轮椅篮球的社团和文化而喜欢上它。几年之后,她发现在轮椅篮球运动上获得的东西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她去认识和定义生活。

轮椅篮球起源于美国,在1946年,轮椅篮球在加利福尼亚和马萨诺州的医院里,作为战后老兵的物理治疗和康复的手段产生。两年内,在全国战后老兵的医院内逐步发展到六支队伍,人们开始欣赏这种康复类的体育活动。

当美国有足够数量的残疾人士(主要是男性的战后负伤的老兵)组织球队和联赛时,加拿大因为人口较为分散,很难让残疾人彼此找到对方。因为他们需要足够数量的运动员,所以加拿大为了组织轮椅篮球的队伍吸收了很多健全人参与到比赛中。

这同时带来很多挑战“我们长时间以来都存在资金问题”加拿大轮椅篮球协会主席STEPHEN BACH说,“以前的思想认为:好吧,这是残疾人体育;那些坐在椅子上的健全人是谁?”这经过了长时间的思想意识方面的转变甚至激烈的争论去消除以前的意识。如今,BACH说“轮椅篮球已经作为一项运动,参与的人群包括了:男人、女人、残疾人、健全人、多种性别的个体,这项运动已经成为了据我所知最有融合性的运动之一。”

美国的轮椅篮球比赛坚持这是残疾人参与的比赛,但是加拿大的模式已经推广到澳大利亚和欧洲的部分国家。这样的好处是加大了从事运动人口的数量“一旦我们开始让更多健全人加入进来,它将给这项运动带来更多的体育人口”MARNI ABBOTT-PETER说,他目前在英国哥伦比亚队担任教练,也是四届加拿大队残奥会冠军的成员之一。由原来的医疗康复的手段转变为一项体育运动,它将吸引更好的运动员,更好的教练并且带来更棒的运动器材革新。同时它也转变了参与者自身的想法。

在2008到2009年间,PEERS和另一位调查者NANCYSPENCER-CAVALIERE开始一项研究。SPENCER-CAVALIERE采访了九位女性轮椅篮球运动员,她们中的很多人说这种残健融合促使她们认为自己是运动员而不是残疾人运动员。“如果你在大街上出现,人们看到的第一反应是你坐在轮椅上,但是当你在赛场出现,所有人都在各自的轮椅上,不管你是健全人或者不是。”一位受访者说。

除了不同水平的残疾人和健全人可以一起参与运动,我同时对运动员的年龄跨度感到相当震惊。另一位前奥运选手,卡尔加里岩石巨浪队的LORI RADKE,跟我说她的队里的人的年龄从13岁到50岁。这在健全人体育里是不可想象的。当然RADKE承认这也带来一些挑战,“对于13岁从来没有参与过这项运动的孩子,她向有经验的人学习的不仅仅是轮椅篮球本身,而是关于生活和做人。”

几个接受采访的运动员说从事这项运动意味着分享经验,甚至残疾人队友的眼界可以被打开,因为每个人有着不同的经验和阅历,无论是与残疾人一起旅行,处理得分压力甚至是日常的洗漱沐浴。

让残疾人和健全人一起参与比赛,轮椅篮球通过医学分级区分运动员。起初是医学为基础的分级系统,而现在逐步演变为更看重运动员控制其上肢的能力。在国际分级规则的规定下,每个球员会在1.0-4.5分的区间内获得一个分数。分数越高的运动员,其功能受限越小。在加拿大的大多数轮椅篮球比赛中,每个队伍场上5名运动员的总分数不能超过14分,健全人运动员评分为最高的4.5分,但是他们目前仍不能参加国际比赛。

4.jpg

这意味着PEERS,不论多么迅速地从初学者升华到精英运动员,她仍然不能为加拿大国家队进行比赛。尽管她总是存在膝关节问题,但是正如她所描述的“跛的膝盖”不能成为分级的标准,尽管她认为应该成为标准。

2001年加拿大全国锦标赛期间,PEERS在赛后摇着她的轮椅穿过赛场,她的步态引起了分级师的注意。她被叫去前后走一下。这很奇怪和尴尬,她后来描述说这感觉好像自己裸体着在分级师的判断和注视下。她被问了很多问题,最后,分级师建议她去访问神经系统的医生。

PEERS随后进行了医疗预约,她觉得通过神经科医生的诊断,也许会帮助她实现她的愿望,取得一个分级上的资格认证,从而代表加拿大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

“医生让我坐下,严肃的看着我,嗨姐们,”他开始说,我希望我有个好些的消息告诉你,我此时假设着我能想象的最差结果:也许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将被告知停止运动;我将被告知那是我脑海里的所有;因为我性别的原因;我将不能被分级。“你有一个进行性的遗传性肌肉疾病。他宣布,我们需要更多的测试去发现准确的类型。但可能是一种肌肉营养不良。

“我难以隐藏住我的宽慰,嘴角微笑起来,我问他是否可以为我写一份诊断,然后带给分级师以帮助测试我的状况。医生同意发一封信,但是对于我的反应他很惊讶。他好心的告诉我,我可能不了解。他大概是对的。‘这是发展的’他重复到,‘现在没有治愈的办法。最后,你有可能需要一直坐在轮椅上’最后他强调到,这可能是最坏的结果。我停止了微笑,陷入了一定悲伤的情绪中。他好像意识到这一点“别担心,姐们,我们会帮你进行物理治疗去帮助你尽可能长的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当我要离开时,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要小孩吗’我否定的摇摇头,‘好的,如果你改变了想法’他认真地说道,‘一定要去看遗传医生,以确定你的孩子是正常的’

 “就这样,我健全地走进了他办公室,却残疾地走了出来。”

在适应了了高水平比赛之后,PEERS很快被选入了加拿大国家轮椅篮球女队,并在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获得铜牌。她获得诊断,被选拔并赢得奖牌这件事在残奥会中带来了一系列难以想象的连锁反应。她给加拿大代表团的运动员带来了一定压力。在公共场合,那些本来可以走的运动员,因为害怕被质疑不是残疾人始终待在轮椅上。

几年之后,当PEERS开始在法国进行专业轮椅篮球比赛,被提名变为年度国际体育女士,她接到了一家加拿大女性杂志社希望对她进行专访的电话。她同意了。在采访期间她被问到“不能行走的感觉是什么?”“我仍然可以走”她重复道,“但是你是一个残奥会运动员”记者说,所以PEERS解释说:轮椅篮球运动员不需要成为日常的轮椅使用者。她解释道,“我被诊断这件事是一个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的。因为我可以有权使用轮椅并参加比赛了”。她总是尽力去反驳那些常见的“残疾人的悲剧”的叙述。

当这篇文章发表时,题目是“不再走路的感觉如何”

“人们期望的一种残疾形象。但事实上很多残疾人并不是人们期待的那种形象。”PEERS说,“坚定和立体的形象是残奥会媒体、赞助商用来报道的而已。”


这些经历让Peers去研究那些她所经历的世界对残疾的误解。其中她研究的一部分内容是通过轮椅篮球或者其他运动是否可以实现残健融合,来改变健全人对于残疾人的看法和行为。让她感到惊讶的是,之前的研究极少,虽然有很少的研究暗示它可能存在一定效果。

在英国的林肯大学,Adam Evans发起了一项针对49名健全的10-12岁小学生的研究:评估他们在12周轮椅篮球训练之后和训练之前的对这项运动的态度。Evans和他的同事们发现,小学生们在开始训练时强调对残疾人的“差异”将残疾人体育认为是次等的,不是真正的运动。一个叫Sam的男孩说轮椅篮球是“无聊”的,他说“正常篮球可以扣篮,可以突破,奔跑,做真正有趣的事情,但残疾人运动员只是坐着”

Sam和其他人很快发现轮椅篮球运动需要较高力量素质的技术作为依靠。一个女孩,Anne说“我的胳膊和背要死了,这真是很累的运动,因为你需要一直用双手”在这项研究结束的时候,学生们开始专注于他们自身与残疾人的相似之处。同时这项研究也挑战了他们对于体育运动中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的认识,“因为如此困难,他们开始从新纠正身体能力对于这项运动的重要性”Evan说,像这样短期的体验会给孩子们对于残疾的态度带来长久的影响吗?仍然有待观察。

残健融合同样也开始被应用于教育的测试中。Kimberly D Schoger曾是一名教师,现任德克萨斯州 —休斯顿大学的教育心理学研究员。当他在公立学校任教时,她开展了一项计划,从学前班到4年级,让部分的残疾人学生与年龄相仿的健全学生一起活动。

“让我们吃惊的是”Schoger说,“在学校一起相处的结果是让他们成为了朋友,并延伸到学校之外的生活中”其中两个孩子被邀请去参加生日聚会,并被邀请去他们朋友的家里去玩“我看到健全的孩子们对于不同于他们的残疾人孩子们产生了钦佩和喜爱。就像你所知的,在小学对于看上去不同或者行为独特的那些孩子容易被正常的孩子所惊吓,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Peers第一次在我酒店大堂欢迎我时,她正拄着拐杖。当晚她带我去她的舞蹈课,那是一个她与舞伴Lindsay Eales共同创办的融合舞会,她的同伴在轮椅上跳舞。在家,她不坐轮椅,走路前行。“轮椅就像眼镜,助听器”她说,“它们就是我们需要时的工具,当我们不需要时就不用。”

“当我得到医生的诊断报告并开始使用工具时,我必须学着去如何扮演一个残疾人”这需要很多工作。她解释说,残疾人是一个完整的身份因此不得不让你一个特定的方式去生活。它“确实限定了你的选择,同时也一定程度上限定了人们对待你的方式”她说。

我问她是否会在公众场合抗争这种“束缚”。“有一部分吧”她说“但是对抗确实不舒服,当你从你的轮椅上走出来并上车,人们会相当愤怒,他们会喊‘骗子’当你变成这种又是残疾人又是健全人的样子时人们会变得不安和烦躁。

但是,在她的学术和艺术工作里, Peers迎面挑战着这种社会上的不舒服。她的工作包含各类学科,包含学术研究同时也有表演艺术、舞蹈和模仿残疾人刻板印象的电影。“我对打破残疾人与健全人的隔阂非常感兴趣”她说。

虽然这会引起人们不舒服,但是她看到如果那些固有的思维可以改变,社会更加融合这将会有很大的潜力推动社会的进步。“与残疾人的经历让我能够相信互相依赖,可以构建更加强壮的社团,去想象和创造那些不同个体组建的流畅的社会团体”她说。

“作为人类是一个复杂的生活历程,它包含了痛苦和欢乐还有其他的事情。作为人来讲,残疾人、健全人是没有区别的”

作者: Lesley Evans Ogden


分享到:

我要评论
进入微信评论
热点推送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