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业务平台入口 English 搜索 高级搜索 注册 登录
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历史文化发展史 > 怀念中国轮椅篮球功勋教练张锡山指导

怀念中国轮椅篮球功勋教练张锡山指导

字号设置:[ ] 来源: 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 日期:2016.04.17

01.jpg

情系轮篮二十载

引子

北京市全国轮椅篮球集训基地的篮球馆里,十几辆运动轮椅在场上来回飞奔着。只见抢断、快攻、上篮,一气呵成,随着一次次进攻的完成,场边,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严肃认真而又不乏慈爱地看着场上的小伙子们,会心地微笑着。

球场上翻飞舞动着的篮球,在老人眼中,就是一颗颗充满了饱含激情的心。这位老人,就是中国轮椅篮球队顾问,五十年代中国篮球界与杨伯镛、钱澄海齐名的“五虎将”之一——张锡山。

老爷子于2009年5月10日在北京去世了,今天我要讲述的故事,就是这位在篮球界颇有一番传奇色彩的老人从1984年到2008年二十多年间的轮篮情结,以此来缅怀这位中国轮椅篮球历史上的功勋教练。

第一幕 缘起轮篮

1984年,刚刚经历了那场震动整个神州大地的文化大革命,一切都在恢复着往日的活力与朝气。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为中国人民的精神文明生活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神州大地上涌动着一派改革的春潮。

那年10月,安徽省合肥市准备举办我国首届残疾人运动会,轮椅篮球将首次出现在我国残疾人体育项目中,于是全国上下开始筹措。九月金秋时节,本就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为了这次残疾人运动会,北京市体委领导来到先农坛体工大队,找到了当时还在从事健全人篮球工作的原国家男篮“五虎将”之一——张锡山,严肃认真而又充满希望地告诉他北京市准备组队参加首届残运会的轮篮比赛,并且把队伍放在先农坛训练,希望请他去执教。

轮篮,顾名思义就是残疾人体育项目中的轮椅篮球,它是由下肢截肢、儿麻或脊柱损伤运动员组成。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起源于英国。当时在二战中下肢受伤的士兵在医院养伤,枯燥的生活使他们突发奇想坐上轮椅进行篮球比赛,没想到这不经意促成的活动竟对他们的身体起到了一定的康复作用,同时也因为这样的运动带给他们极大的乐趣,使一部份残疾士兵重新找回了生活下去的信心。就这样,这项活动被赋予了深刻的意义,后经发展轮椅篮球于1960年第一届罗马残奥会上被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让全世界的残疾人都能够参与其中,感受轮椅篮球的激情与快乐。

对于残疾人体育,张老从未接触过,但是想到那些拄着双拐坐着轮椅的小伙子们,一张张期待的面孔,自己又非常热爱篮球,再加上领导的信任,他决定接受这个挑战,先去试试看。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轮篮教练这个岗位上,这一干就是十个年头,与轮椅篮球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1984年9月3日,在简单的了解轮篮的特殊情况后,张锡山正式进入了北京市轮椅篮球队,开始了执教工作。由于当时的训练场地条件所限,每次训练都要在健全人专业队训练结束之后进行,也就是在午休时间训练。当他第一次走进这支队伍时,一群精神抖擞的小伙子映入他的眼帘,原来知道教练要来,他们早已赶到场地等候。别看他们的腿有残疾,但一个个都洋溢着微笑,对生活充满了期望。乐观的情绪很快感染了张锡山,于是他二话没说,马上投入训练。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张老要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教会这些队员们最基本的篮球知识与技术,还要和队员们一起摸索轮椅上的技巧。看着小伙子们全神惯注地驱使着轮椅练习运球、投篮,在场上尽情的享受着篮球带给他们的快乐,虽然动作还是有点生疏、笨拙,速度也比较慢,但那份认真与执着,深深地感动着他。

由于大多数残疾人运动员的篮球基础教育基本为零,和健全人运动员有很大区别,从小也没有接受过培养和系统训练,更不用提健全人球员进入成人队后那种良好的篮球基础和战术素养了。整支队伍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接触篮球,不仅没有篮球技术的基础练习,还得摸索、熟悉轮椅的操控技术,这种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刚带队的张老心里着实的忐忑不安,但是经过一天的观察和对队员们的接触,很快就发现他们原来还都是篮球迷呢。即使现在回忆起当初小伙子们那种求知若渴的眼神,张锡山依然历历在目。

注:(当时,我国第一批运动轮椅是由原国家田径队队员,原中国残联体协副主席胡祖荣先生1983年出访日本时由日方伤残协会赠送)

第二幕  峥嵘岁月

万事开头难啊!这是我们国家首次组织开展轮椅篮球运动及比赛。张老以前从没接触过残疾人体育,也没任何这方面的教学资料,好在他还有多年带健全人专业队的经验。于是从以往的经验中分析借鉴,慢慢摸索着制定出了一套训练计划,从最基本的传球,接球、运球、投篮、驱车开始,再由易到难的部署攻防战术,使队员们有了各种训练意识,明白训练意图。

看似简单的篮球基本功,对于轮椅篮球的队员们来说,却是第一道难关,因为以前只是作为一个门外汉去观看电视里的篮球比赛,从来没深入的学习过,于是现在张老唯有一点一滴手把手地教了。队员们都行步艰难,每天训练仍然早早就摇着轮椅或拄着拐杖从家里、单位赶过来,有的队员中途还要换几次公交车后才能到达,但就是这样艰苦的条件,大家仍准时到场,不管风雨交加,无论烈日当头,没有一个人无故缺勤。饿了,啃几口自带的干烙饼或馒头;渴了,喝几口自备的白开水。有的时候张老都心疼这些小伙子们,问他们苦不苦,可他们却憨憨地笑着回答:“苦是苦了点儿,可苦中有乐,苦中有信念呐。”

就这样,小伙子们凭着勤奋好学和不怕吃苦的精神,训练时以车代步,一双手不停地运球、驱动轮椅。手掌先是磨出血泡,后是结血痂,直到磨出了厚厚的老茧。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来,这一切教练看在眼里,好几次张老的眼眶都湿润了,不得不背过身去偷偷擦擦微红的眼眶,但是回过头,依然是一脸的严厉。他知道,只有自己全力的付出用心教好这些孩子,才能对得起他们的努力。而队员们这种毅力,这种在痛苦中享受快乐的精神,让张老的心为之一震。后来整个先农坛体工大队,各项目专业队的教练和队员,都被这群轮篮小伙子艰苦奋斗的精神所感动,大队领导还提出各专业队员都应向轮椅篮球队学习的口号。这一切,更激励了队员们和张老,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来。

一转眼比赛的日子即将到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大伙一个月的刻苦努力,整个队伍总算初见雏形了。1984年10月11日,我国第一场轮椅篮球赛在安徽的合肥体育场拉开了战幕。

由于轮椅篮球是在那一届比赛中刚刚加入的项目,因此作为非竞赛的表演项目出现,一共四支队伍参赛,分别是香港、北京、广东和上海。北京队通过努力拼搏,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而由于那时香港还没有回归,实际上相当于是第一名。有了这次比赛的基础,张老更加坚定了信心,要好好带着这群小伙子把轮篮之路走下去。

回到了北京的训练地后,他们又开始了艰苦而漫长的训练过程。由于场地条件所限,队员们训练的时间非常紧张,因此队员们格外珍惜,张锡山也是在分秒必争,既要抓训练,又要考虑到这些队员身体情况,张老还得随时想着队员的家庭生活问题,抓思想工作。就拿队长高宝信来说,本是个魁梧干练的海军战士,因为意外失去了右腿。一个身壮如牛、欢蹦乱跳的年轻战士,突然变成了一个残疾人,才刚刚十八岁的年纪,谁能经受住如此打击,以后的日子又要怎么过啊?从部队回到家里的高宝信,每天都把自己封闭在小屋里,终日郁郁寡欢。直到84年加入北京轮椅篮球队,他才卸掉了心灵的枷锁,走出阴影,学会积极的面对生活。

自从队伍组建以后,篮球队的小伙子们就感觉生活有了奔头,活出了滋味。他们都尊敬的称呼张老为“老爷子”,把这位“老爷子”当作父亲一样敬仰。由于当年的训练是走训形式,所以队员们和张老都要从单位或者住家往北京先农坛训练馆赶,从北京市的四面八方,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都在中午十一点之前准时换好训练服、坐上运动轮椅。当时残疾人摩托车还没有问世,大家的交通工具就要靠手摇轮椅或者拐杖,每次集训,家住海淀的高宝信早晨八点就得摇着轮椅车出来,到公共汽车站换乘几次车才能到达先农坛。有一次碰上大雪,家住东郊火车站附近的队员翟亮勇,一手扶着自行车的车把,一手拿着拐杖蹬车,一点儿不敢马虎,就这样,不知摔了多少跤才赶到训练场地。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整个球队没有一个放弃。面对着这样一群懂事的大孩子,张老深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加紧训练,才能对得起孩子们付出的这份艰辛。

1985年广州邀请赛,1986年北京邀请赛,一直到1987年第二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轮椅篮球终于从表演项目升级成为竞赛项目,北京轮篮也在一步步走向成熟。1988年中国各城市及香港都在积极推动轮椅篮球这项运动。香港伤残人士体育协会借其成立十五周年之际,特别主办了六城市轮椅篮球邀请赛。北京队四战连捷独占鳌头,内外线集体开花,进攻中点多面广,配合默契,最终夺冠。决赛中队员陈涛独得25分,接近全队得分的一半。在那次比赛中,陈涛一人共投中77分,是六个队70余名运动员中得分最多的选手。在颁奖仪式上,陈涛捧着金光灿灿的“最佳投手”奖杯,感慨万千地说:“没有队友的密切配合,我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投篮机会,没有教练的严格要求、悉心指导,我也不可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荣誉应该属于我们全队。”是啊,别人不知道,只有队员们自己最清楚,张老对他们的好,尤其是训练中,没有人能忘记。练好了,张锡山会表扬;练的不好,他瞪眼训斥,这些二三十岁的大老爷们,有时给训得直掉眼泪。可是一旦训练结束,张老又会像慈父一样关心着大家。难怪队员们发自内心的说:“没有张指导,就没有球队今天的成绩,也就没有这份快乐。”

1992年的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张老再次率领北京队,以六战全胜的战绩拿到了冠军奖杯,那是该届运动会最后的一枚金牌,也是份量最重的一块。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亲自为冠军队颁奖,他一边双手把金光闪闪的奖杯递给张锡山,一边真诚地说:“谢谢您,老教练,带出了这么好的队伍!”队员们都激动地鼓着掌,坐在邓朴方面前的队长高宝信更是激动万分,双眼都含着泪花,在他身后,是九个同样洋溢着胜利笑容的队友。此时,徘徊在队员们心里的,是张老平日里对他们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成绩有了,但是全国残运会的冠军,并不能让执着的张老和他的弟子们满意,他们还想着更远的路。

1994年,北京首次承办了国际大型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六届远南运动会)。走向世界,能与各国的轮椅篮球进行交流,这对于我国的轮椅篮球事业将是一次很大的推动。中国残联当时首次组建国家队并决定由张老来当任教练,十二个从全国各地选拔来的优秀残疾人运动员陆续集结在北京进行封闭式训练。此时的训练更苦了,馆外是三十五六度的炎炎夏日,馆里是光着膀子坐在运动轮椅上练习的运动员和张老严肃认真的神情。

悠悠岁月,轮椅篮球伴着张老和他的弟子们走过了十个年头,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依然是每天中午趁着健全人篮球队吃饭的时间,抓紧练习,也依然是馒头咸菜伴着白开水当午饭。条件虽然艰苦,但没有一个人讲报酬、谈条件,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执着,他们的回答只有一句话:“我们喜欢这项运动。”也正是为了他们的这句话,张老以更加严厉认真的训练态度,一丝一毫都不马虎。队长高宝信的手戳了,张老问“裁判吹哨了吗?没吹,你就是手断了也得练!”宝信当时就很委屈,但心里很快明白了教练的意思:赛场如战场啊。打这往后,他练的更刻苦了。其实不仅仅是对待队员这样,对自己,张老也同样苛刻。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几年来他总是提前一个小时到场,与队员聊天谈训练体会,训练结束后又是最后一个离开。他的律己之深也感染了队员,大家克服了各种健全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提前到场加练成为一种风气。可以这样说,张锡山就是这支中国轮椅篮球队的灵魂,在他的言传身教下,轮椅篮球队形成了一个团结友爱、纪律严明、作风顽强的小分队。队员们不仅学会了技术,更学会了怎样面对人生,挑战命运。

在那一届的远南运动会上,他们获得了历史上最好的成绩,第一次参赛就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赛场下走来的小伙子们,相拥庆贺,发自内心地说:“他不是亲老爷子,可是胜过亲老爷子!”

十年,张锡山带领这支轮椅篮球队伍,从零开始,直到全运会冠军,远南运动会亚军,这一份师徒深情,不是只言片语可以概括的。在他从事轮蓝的第十个年头,亲手调教出来的队员们都在9月10日教师节那天用一张信纸上写上了一句话,送给他们敬爱的老教练:

队长高宝信说:“十年的岁月,您把我培养成人,谢谢!”

曾被封为“亚洲第一神投手”的陈涛说:“张指导,感谢您多年来对我的信任与栽培,发自内心的感谢。”

以场上奋勇拚命而著称的翟亮勇说:“十年辛苦,无私奉献,零的突破,是具功德。”

……

太多的留言,太多留不完的言,说来说去,都是这十年间不是父子、胜似父子的师生情谊。

第三幕 后继有人

随着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和远南运动会的结束,年岁渐高的张老逐渐从主教练的位子上退了下来,但是老人为中国轮椅篮球所付出的,所有人都会铭记。尤其是那份开创先河的宝贵经验更显珍贵。他的身影虽然逐渐淡出了第一线的教练员行列,却依然活跃在国家轮篮事业的后方。94年北京市残联聘他为技术顾问,2003年辽宁省残联聘其为终生技术顾问。

1996年中国残联还特意找到张老,希望他在退下来的同时,能够继续为中国轮椅篮球项目出力,担任国家队顾问。于是在首届全国轮椅篮球锦标赛上(当时的体协杯),他继续作为技术代表负责轮椅篮球项目,后来相继担任了第四、第五、第六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轮椅篮球项目的技术代表工作。

轮椅篮球自从1984年成立,一步步走到现在实属不易。为了取得不断的发展,必须继续培养新的人才,在2002年的韩国远南运动会上,张锡山又辅助当时的国家队教练辛迎喜再次出征,利用自己多年来摸索的经验,为国家队继续出力。但是毕竟年岁不饶人,2004年,检查出心脏有问题的张老爷子再次面临暂时离开轮篮的局面。其实此时,不仅仅是刚刚有些起色的中国轮椅篮球,还有那些一茬茬新成长起来的轮篮队员、教练们,以及残联的领导,都急切的希望张老能够再带大家一段时间,向老人学习一些经验。对于这些,张老自己也明白,轮椅篮球二十年岁月,刚刚摸索出来的经验,一定要有人好好继续发扬下去,尤其是现在北京2008残疾人奥运会已经申办成功,即将召开,不仅仅是对于整个轮篮事业,对整个残疾人事业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将是一次很大的推动和展示。在2006年的河南济源全国轮椅篮球锦标赛上,中国残联理事、残奥中心主任贾勇再次找到张老,希望他能够再次出山,为08年残奥国家队物色教练员,并且辅佐新任教练。出于对轮篮的热爱,二十多年累积的深厚感情,经过深思熟虑,张老毅然答应残奥中心,重新回到轮椅篮球队。

对于中国轮篮来说,张锡山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样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见证了中国轮椅篮球从创立到如今的发展全过程。在国家男队备战2008年奥运会时,他以顾问的身份协助时任的国家队主教练、前国手徐元生打理国家队的事务,提供技术指导。在徐指导身上我们也看到了新的希望他口中经常挂着一句话:“我天天被这些小伙子们感动着,能为残疾人事业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是我的荣幸……”多么朴实的话语啊!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轮椅篮球一定会在世界的舞台上取得更为辉煌的成绩。

尾声

2009年5月10日,张锡山老爷子永远离开了我们,带着对中国轮椅篮球事业的关心与不舍,离开了大家。

转眼到今天,老爷子已经离开我们7个年头了,如今轮椅篮球赛场上驰骋的,早已经不再是高宝信,陈涛,翟亮勇他们那第一茬的运动员, 2008年左右备战北京残奥会的那批毛头小子,杨磊、林银海、黄徐楠、许航、谈华军等人都成为了球队的中流砥柱,而丁海、陈琦都相继走上了教练员的岗位。

忘不了他为中国轮椅篮球发展所做的贡献,仅以此文,先给这位中国轮椅篮球的功勋教练,一代代轮椅篮球人仍然继续努力拼搏进取。愿中国轮椅篮球的明天更好!

分享到:

我要评论
进入微信评论
热点推送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