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业务平台入口 English 搜索 高级搜索 注册 登录
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历史文化发展史 > 轮椅篮球50年纪念连载

轮椅篮球50年纪念连载

字号设置:[ ] 来源: 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 日期:2018.01.26

轮椅篮球在英国的发展

世界上很多人相信,轮椅篮球发源于英国的斯托克曼德维尔。毫无疑问,轮椅运动诸如射箭、乒乓球、标枪等项目确实在这个著名的地方起源。这是Ludwig Guttmann 爵士在1944年为治疗脊髓损伤病人而建立的治疗中心。事实上,在斯托克曼德维尔医院建立的英国首个脊髓损伤治疗中心里,最先开展的集体项目是轮椅马球。后来轮椅马球在1947年演变为合球(非常类似于篮球的姐妹运动):两个框,没有篮板,两队队员自由站在场地两侧。没有运球的规则,球仅可以在队友之间进行传递,没有其他进攻时间的规定,但是分上下两个半场比赛,每个半场时间15分钟。每投进一球得一分。这项运动在斯托克曼德维尔延续到1955年。在1940年代,斯托克曼德维尔并不知晓可以折叠的Everest & Jennings (一个著名的轮椅企业)轮椅,运动员们都是用非常重的轮椅进行比赛,因为比赛轮椅非常重,所以操控起来很困难,尤其是在加速,制动等环节都非常不灵敏。

1.jpg

图为轮椅马球

2.jpg

图为 路稳古特曼先生

3.jpg

图为 第一位从事轮椅合球的女子

4.jpg

图为 重型轮椅重达50公斤,很难沿直线推动

5.jpg

图为 轮椅合球的介绍和培训

斯多克曼德维尔的病人们在医务人员的组织下非常享受这些活动。但是,这些脊髓损伤的病人们总是不自觉的被限制。医务工作者们自然而然地专注于病人的那些因为疾病造成的受限的表现。因此在这种环境下,那时候很难让这些病人逐步进化成为运动员。

然而,国际轮椅篮球社会需要非常感激国际斯多克曼德维尔运动,因为后者将轮椅体育计划作为康复的手段,并研发了一套非常有效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推广的应对脊髓损伤患者的治疗手段。在斯托克曼德维尔精神的感召下,他们和队伍来到斯托克参加年度比赛。Ludwig Guttmann爵士和很多医生那时候因为他们对于重残运动员的过度保护而受到批评,但是他们推动了在截瘫患者参与体育运动的积极性,这在医疗康复行业是全新的概念。由于其他残疾类别的人士没有类似的方案,这个贡献就凸显出来。

的确,鲁文古特曼爵士传教士的态度的灵感源于他在物理康复方面的经历,同时他也注意社会形态意识的发展变化。他试图去证明那些脊髓损伤“永远在轮椅上生活”的个体可以获得和享受完整意义的人生。他试图通过各类贡献来完成这项重大任务,这是他为实现他和他的病人所设定的目标所采取的唯一途径。他是首个认为他的决定应该被遵从的医生。他不是一个受教育者,也并不熟悉民主程序,没有他的专治领导力和极端的纪律性,他可能不会在脊髓损伤病人的康复领域获得成功。

在1948年7月27日,也就是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当天,鲁文古德曼爵士组织了第一次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会。他有远见的感知到:包括轮椅运动,男子女子的脊髓损伤人士将会进入奥运会。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想法,在人的无限的资源和创新的信念,这种想法的产生于他所在的犹太民族被残害的几年以后。事实上他让轮椅运动进入奥林匹克运动的观点也与当时社会对于大量轮椅使用者的接纳和包容的形势相吻合。

6.jpg

图为 加拿大魁北克的轮椅奇迹队造访曼德维尔

7.jpg

图为 1952年第一届国际比赛秩序册

在1952年,因为荷兰的首次加入,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员冠以国际赛事的称号。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很多欧洲国家都加入了这项赛事。在1953年,一支加拿大的队伍:来自魁北克的轮椅奇迹队成为了北美首支加入第二届国际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会的队伍。关于轮椅运动“麦加”的新闻遍布全世界。

美国轮椅篮球的发展和英国轮椅篮球的发展于1955年首次产生碰撞。当美国的PAN AM JET队访问斯托克曼德维尔,对于他们而言,在当时美国国内已经开展了成熟的篮球比赛的背景下突然去停车场去打合球,是非常惊奇的事。在比赛中,PAN AM JET队展示出了高超的轮椅和球结合的技术,并以14:7(当时进一球算1分)战胜了来自LYME GREEN SETTLEMENT 的英国队,以11:2战胜了荷兰队,以21:3战胜了第二支来自DUCHESS OF GLOUCESTER HOUSE 的英国队,但是不幸的是,当JET想在1957年继续参加此项赛事时,被鲁文爵士禁止了——他认为美国的这支队伍打得太粗鲁。

8.jpg

这个荒唐的情况预示着今后轮椅运动,特别是轮椅篮球发展上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方面:医学专家傲慢的态度低估了运动员的实际潜在的能力;另一方面:运动员仅仅考虑比赛忽略了残障。在美国这种矛盾在1951年得到了解决。PVA停止了组织老兵管理医院队伍的比赛。在斯托克曼德维尔这个问题直到鲁文古德曼离开的1980年代才被解决。

鲁文爵士的傲慢的态度被他的合作者所接纳,特别是组建轮椅运动方面。这样的观点导致了在ISMGF(国际斯托克·曼德维尔轮椅运动联合会)轮椅运动规划里排除了那些除截瘫以外残疾类别的运动员。同时在国际轮椅篮球运动中将完全性脊髓损伤和不完全性脊髓损伤进行了分化。换句话说,那些由完全脊髓损伤的运动员组成的队伍更弱一些,由不完全损伤运动员组成的队伍较强一些。同时协会给参赛队伍带来压力:由原来的合球比赛转变为轮椅篮球比赛,同时坚持将规则更加向FIBA(国际篮联)靠拢。AndreAuberger报道了1957年法国队在这方面的努力。卢文古德曼先生给予了法国的裁判员特殊的奖赏,不久后,从健全人篮球招募的裁判员被给予更多的重视和启用。ISMGF协会的成员国在参加年度国际轮椅比赛时鼓励裁判员跟队参加比赛的执裁工作。

9.jpg

图为 1964年第二届残奥委会以色列对阵日本队

国际奥委会在1956年授予鲁文古德曼爵士Fearnley杯,这认为是国际轮椅运动的高光时刻。在1960年的罗马,在健全人奥运会结束后的2星期后,第一届残奥会开幕了。在1964年的东京第二届残奥会上,男子轮椅篮球比赛被分为两个不同独立的竞赛组别,一个是完全脊髓损伤组,一个是有更多功能性的不完全脊髓损伤组。美国队在罗马和东京取得了两枚金牌。事实上,通常比脊髓损伤功能性更好的儿麻运动员的参加并没有受到批评,甚至没有收到脊髓损伤运动员的批判。

不幸的是,轮椅篮球的领导者在1968年之前并没有认识到运动员的功能能力。1968年国际斯托克曼德维尔协会医学委员会设计了一套分级体系用于评估完全和不完全损伤的运动队。这个体系有3种级别,每个队场上一共不得超过十二分,以此来平衡完全脊髓损伤的队伍实力,这源于胸10及以上的脊髓损伤运动员。运动员和教练员随后发现这套体系的不成熟之处:这种测试只是在检查床上进行,远离了球场,对于场上技术动作的标准上无法控制。不完全损伤的患者多为小儿麻痹症的运动员,相比于完全脊髓损伤尤其是胸部损伤严重的那些运动员获得了更多的利益,这让完全损伤的运动员感觉很不安,而投诉被忽视,因为负责分级的这些医务人员无法提供更好的医疗解决方案。

1968年分级系统的这场争论阻碍了其他残疾类别的人如截肢人士进入这项运动。截瘫的运动员感觉受到儿麻的运动员的威胁,医务人员的观点是:如果进一步增加其他残疾类别进入这项运动,会增加分级系统带来的困难,同时进一步减少了截瘫运动员的数量。于是在斯托克曼德维尔继续保留这项政策,尽管众所周知在很多国家不同残疾状况的残疾人运动员已经参与到轮椅篮球的训练竞赛计划之中。

10.jpg

图为 1966年第二届英联邦大众健康比赛。澳大利队

斯托克曼德维尔之外的一些轮椅篮球赛事为轮椅篮球所存在的这些问题帮助建立了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在1962年,第一届英联邦大众健康综合体育运动会在澳大利亚的珀斯举办,四年之后,约翰古丁先生将第二节比赛放在了异国他乡的牙买加。在1967年,第一届泛美综合运动会在加拿大的温尼伯举行,首次让脊髓损伤之外的其他残障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崭露头角。在1970年,ANDRE RAES在比利时的布鲁日举办了第一届欧洲轮椅篮球锦标赛,第二年,第二届欧洲轮椅篮球锦标赛在法国普罗艾莫尔举办,第一届金杯赛于1973年再次由ANDRE RAES在比利时布鲁日举办。

11.jpg

图为 Andre Raes 比利时人第一届ISMGF轮椅篮球部主席

12.jpg

图为 第一届金杯赛。左起:卢文古特曼,BOB Deruelle (金杯LOGO设计者)英国队队长


13.jpg

图为 1973年第一届金杯赛闭幕式

在1973年,古特曼同意在ISMGF建立轮椅篮球部门,从17个轮椅篮球参与国家中选出3名管理官员。他们是:Andre Raes(主席,比利时),KennethHart(英国),Stan Labanowich(美国),他们受ISMGF下属的执行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医学委员会管理。后面的三个委员会的官员不是选举产生的,是由卢文古特曼爵士任命。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让轮椅篮球在世界范围内振兴,需要参照Nugent 先生的自我决定的哲学,就是以运动员作为中心进行项目的自我管理。这需要指出的是自我决定存在于所有轮椅篮球运动员。这不是Nugent 所发明的,仅仅是他在工作中留意到、定义下并在不断实践中发现总结出来的。           

分享到:

我要评论
进入微信评论
热点推送
热点专题